(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金羊网记者严丽梅独家提供)

如果说,三年前,倪传婧这独一无二的名字被国人知晓,是因为羊城晚报独家报道她成为2014年福布斯“30 under 30 ”(30位30岁以下)艺术新星榜单上最年轻的得主之一的话(详见羊城晚报2014年2月19日报道《倪传婧:福布斯榜上的中国妹子》);那么,三年后,因为苹果公司为迎合中国新年而在其中国官网首页隆重推出她的的鸡年画,让这个女孩再一次走进国人的视野。


在纽约创作插画,Victo笔下仍有香港的模样。摄影/Marije Kuiper

从去年开始,苹果找到了针对中国市场的套路:以深谙西方绘画技法的华人青年艺术家,来绘制每一季的中国新年。今年,因倪传婧画出了“色彩极其饱满而富张力,画面透露出韧性以及扑面而来中国风”的鸡年作品,成为苹果献给中国节日的最美礼物。而倪传婧及其作品,也因为众多果粉们的转发热情,再一次为人们所认识。
倪传婧代表作

在纽约这座“文化大熔炉”里,年仅28岁的倪传婧,已与世界著名出版机构和品牌媒体合作,其作品连续七年入选《Communication Arts》年鉴,《美国插画》年鉴,《Spectrum Fantastic Art》年鉴以及纽约插画家协会年鉴。多年来更是拿奖拿到“手软”,获得的奖项包括:纽约插画家协会两枚金奖、一枚银奖;3X3插画年刊金奖;大中华插画奖金獎一枚、银奖两枚;SND(美国新闻媒体视觉设计协会)银奖;Spectrum Fantastic Art银奖等。2010年、2012年、2013年入选《纽约时报》年度Opinion Art最值得关注的插画25强。除了这一长串的荣誉,倪传婧还有一个一再被人们提起的奖项:2014成为福布斯“30 under 30 ”(30位30岁以下)艺术新星榜单上最年轻的得主之一。
技法纯熟有实验性,作品会说故事,东方风格抓得恰到好处……凭借专业人士所定位的这些绘画优势和特点,年轻的倪传婧在国际插画界已名声日隆。
这位出生于1988年、属兔的女生,常常被误以为是“90后”。生于广东,学于香港,成于美国,倪传婧身上融合了一个时代“世界是平”的年代精神。


此为苹果公司在香港闹市所投放,主题为“吉星高照”的这一画作由倪传婧创作

要感谢他们

“很小的时候我曾在深圳学画,老师很鼓励小孩子寻找自己的声音。这跟当时很多强调技巧、抓临摹素描的画院很不一样。我觉得这样的学习方式让我真心地喜欢和享受画画,而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或者讨好他人去做这件事情。”倪传婧回忆因此“总是期待走上画画这条路”。

而母亲的影响,更是坚定了她的想法。“妈妈的经历让我觉得:只要敢想,肯努力,遇到难关不放弃,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倪传婧说,妈妈年轻的时候下过乡,还当过工人,虽然不是自己挑选的工作,可是母亲总会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在毕业于国家重点大学、工作多年已快40岁之际,因为女儿和丈夫的身体不好,倪妈妈又决定去钻研中医,入读香港大学中医药专业,一读就是10年,如今已成为香港口碑很好的中医师。

虽然从未有过任何正式的艺术训练,倪传婧却获得了顶尖艺术学院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的入学席位。在许多场合,她都提到了那个时段最大的挣扎:找到自己的风格。“我在进RISD前并没有受到过任何任何艺术专业训练,我感觉被新知识的流入所淹没。我对转变成一个专业艺术家感到焦虑。”

然而,当RISD毕业作品老师Chris Buzelli将援助之手伸向倪传婧时,她找回了自信,“当我被学校成绩、比赛和尝试寻找自我风格这些事搅得心烦意乱的时候,Chris提醒我应该把‘为什么我喜欢去画’放在第一位。他向我指出‘风格仅仅是一个人画画的习惯,每个人都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正如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特的一样。’这使我意识到在工作中做真实的自己,是在作品中带来独特声音的关键。”


此为苹果公司在北京闹市所投放,主题为“吉星高照”的这一画作由倪传婧创作

讲故事的人

插画是用视觉来说故事的艺术,也是一门与“限制”有关的艺术,插画面对的题材很广,大多数是命题创作,它需要插画家从题材中找到重点,用图像比喻文字的理论,以个人艺术表现来解题,把抽象变成故事。

倪传婧的插画,总是恰到好处地把抽象概念形象化,跳出“限制”定理做出“舒适”圈的技巧。看她的插画,既使是不懂文章主题,画作本身独立来看也有着很强的故事性。

“插画对我来说是一个梦的世界,它的魅力在于能够创作出天马行空的奇幻世界。所以我希望作品有足够的空间让大家以自己的方式去感受。作品产生以后,就有了自己的生命。”

“我是个很两面的人,乐观又悲观,小时候爸妈忙,我会说故事给自己听,一边见到什么就画什么,很多人说我的创作自然有股东方感,我想是因为从小在华人文化中长大,已经形成的视觉习惯潜移默化地融入到我的插画里。在强势的西方艺术界,我因为自身文化差异,风格反而更能突出、产生特点。”

应苹果公司之邀,倪传婧为2017年中国新年——鸡年的到来创作的新画作,在 Apple 中国官网上进行展示后引发的轰动,不必赘述。作品中被线条构造的中国雄鸡的形象令人印象深刻,饱和度突出的色彩充满了对新年的美好愿景。

倪传婧曾在接受采访时解答了关于自己创作技法的“小怪僻”: 传统和数码的结合是我喜欢的创作模式。我喜欢以线条为主。线条用钢笔和水墨勾勒,线条完成后,我还喜欢玩‘质感’,像做实验一样,把线稿放到灯箱上,以不同纸张、媒介去处理画面的质感,比如水墨、蜡笔、炭笔、油彩等,再全部扫描进电脑,在软件里把图层叠一叠后上色。这技法自由度高,往往最后出来的效果,我自己都会很惊喜。”

为什么画面会有故事感?“画画时,我会边听有声书,情节很强的,像《权力游戏》、《魔戒》,故事越长越好,40-50个小时刚好符合我画一幅画的节奏。我喜欢故事,等于一次做了二件喜欢的事,很享受,看到作品还会回想当时听的故事情节。”


此为苹果公司在上海闹市所投放,主题为“吉星高照”的这一画作由倪传婧创作

与成功同行

虽然已经是被记者频繁约请的采访对象,倪传婧仍可以一个人坐在狭小的客厅,把面条碗倒扣在头上,修剪出一个干净的碗的发型。

对于外界定义的成功,她却关注职业生涯以外令人期待的东西,“我的故事在社交媒体上被传播后,中国大陆是不是因为这样的激发和鼓励,有许多人已经对插画艺术更好奇?”

“插画对我来说是一个梦的世界,在现实里不可能的在插画的世界里都有可能。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梦,所以我希望创作的是一个游乐园,大家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受。”

“作品产生以后,就会脱离创作者有了自己的生命。只要我的东西能给别人带来一种感觉,而不仅仅是好看的花瓶,我就会满足。至于那些感觉跟我原本创作的意念是否一致,我觉得并不重要。”

“插画在美国有很长的历史,加上市场很大,所以稿费也给的起。虽然自从照片的流行以来,插画师并没有像是黄金时代时那么吃香风光,总的来说做插画在美国还是有比较多的机会。

相反,亚裔的背景给了我一些优势。在风格上来说,我不一样的成长背景让我的作品更加独特和鲜明。在市场角度来说,由于中国崛起,很多文章都跟中国有关,越来越多的广告也会考虑中国市场。所以对于带有东方味道的插画需求也越来越大。”

在美国,因为倪传婧的中文名字Ngai Chuen ching太难发音,她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叫:Victo(胜利)Ngai。

她年轻自信,性格温和。“我们应该如何定义成功?对于我来说,成功意味着被那些以前不认为我能做到的人所认可。”倪传婧笑着说:“一个人的工作要随着岁月的变化而改变,灵感的来源不断产生,否则,你的工作是不真诚的。10年或20年,画出同样的风格是很无聊的,不是吗?”


此为苹果公司在深圳闹市所投放,主题为“吉星高照”的这一画作由倪传婧创作

Q&A

Q: 作为一个插画家,一个艺术家,想象力至关重要。那么你是如何培养自己的想象力的?当创作遇到暂时的卡壳或者瓶颈的时候,你会怎么做呢?

我觉得想像力跟练肌肉是一样的,熟能生巧,不要只安于一开始想到的几个点子,看看有没有办法强迫自己,更上一层楼。当人脱离自己的“温室”时,才会成长。一般卡壳的时候我会去散散步,让自己放鬆,给灵感找上门的机会。很多时候越是钻牛角尖越是想不出来。另外,经验也很重要,如果真的没有灵感可是时间逼人,有一些过往的方程式可以套用一下。

Q: 创作一幅画的平均时间大概要用多长? 这个确实要取决于作品类型和委托人的复杂程度。我曾经为纽约时报和tiger beer广告活动分别工作了六个小时和三个月。通常,我感觉一周用4天时间去创作一个完整尺寸和颜色的插画是最令人舒适的。

Q: 你最喜欢的画家或者艺术家是谁呢?这种喜爱是因为他/她的作品还是艺术家的个人魅力呢?

喜欢的艺术家实在是太多,不能尽录,随便从书架上拿几个讲讲。

Vincent Van Gogh, Henri Matisse, Paul Gauguin, Mary Blair, 我喜欢他们大胆的用色,自信的笔触和各具一格的透视感。

Andrew Wyeth 和 Eyvind Earle,我觉得他们的留白很棒,构图形状和设计感一流。

John Singer Sargent 和 William Turner,他们是光和影的魔术师.

Yoshitaka Amano, Gustav Klimt, Virginia Frances Sterrett, Kay Nielsen, Aubrey Beardsley,我很喜欢他们线条的流畅感以及华丽的细节和图案。

Katsushika Hokusai, Utagawa Kuniyoshi 还有 Hiroshige,他们是limited-palette的大师。还有很多很多 ……

我认为如果希望作品丰富有特色,兴趣广阔很重要,所以尽量还是要多看多吸收。

Q: 你成为插画家遇到的最古怪的事情是什么? 我有一次被一个护士杂志雇佣,去给一篇关于发生在医院里一些困难或尴尬事故的文章画插画。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关于对大便痴迷的病人,他喜欢趁护士不注意的时候偷自己的便便。有一次这个护士在病人枕头底下发现了一个棕色的物体,她以为那是一块剩下的巧克力蛋糕,然而并不是...不幸运的是,那家杂志想要一个不会令读者作呕的更雅致的方式,所以我并没有被允许画很多的粪便。

Q: 成为一个插画家,什么是你所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这个最重要和最困难的东西是要去学习关于我自己——无论我有多么努力,我都不能把球的每一部分都敲打出来(把每件事情做到最好)。 当我看JOE DIMAGGIO 5-6分的全垒打时,我会感觉好一些。这种向上的曲线就像一只有潜力的股票,它上升又下降但却又很有希望在长时间内一直延续下去。 当我开始着手做这件事的时候,我感觉尝试是一件轻松的事,因为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失去了。但是现在,因为一些外界和内界的期望,我必须去保持提醒我自己:失败本来就是人的一部分。这个可以帮助我从一些不太成功的作品保持前行。

Q: 你怎样在你的艺术灵感和生产商业艺术之间寻找平衡? 我尝试去把每一幅画都当做我的个人工作去对待,潜行在一些让我感到开心的小细节里,我相信好的作品来源于发自本心的作品。如果我对我所做的东西很感兴趣,那么激情就很有希望被转化。当然,也有好几次我不太同意客人所提出的一些特殊的要求,那时我会尝试去让他们理解我能做到的最好的地步。如果仍然没有用的话,我需要去提醒我自己:有时候工作只是工作,我需要对作品减少自己的感情和去寻找其他的创意;所以当作品被“蓄意破坏”时,我不会让它变得太私人化。

Q: 你对艺术最不敢兴趣的是什么?

夸张的宣传。

Q: 你对艺术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超越语言障碍去传达感情,交流想法和唤起共鸣的能力。

(以上对话摘自倪传婧个人网页)

倪传婧简介

来自香港,现居美国洛杉矶的插画师。毕业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插画专业。
2014年被美国《福布斯》(Forbes)列入《30岁以下30位艺术新星》榜单。其作品被西方评论誉为:“用插画创作出一个天马行空的奇幻世界,用东方的色彩展现了西方的哲学。”
其客户包括《纽约时报》、《纽约客》、《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波士顿环球报》、IMAX、纽约地铁、汉莎航空、阿迪达斯、美国运通信用卡、麦当劳、林肯汽車、虎啤、Johnnie Walker、Apple等等。
其作品连续七年入选《Communication Arts》年鉴,《美国插画》年鉴,《Spectrum Fantastic Art》年鉴以及纽约插画家协会年鉴。
获奖包括:纽约插画家协会两枚金奖、一枚银奖;3X3插画年刊金奖;大中华插画奖金獎一枚、银奖两枚;SND(美国新闻媒体视觉设计协会)银奖;Spectrum Fantastic Art银奖等。2010年、2012年、2013年入选《纽约时报》年度Opinion Art最值得关注的插画25强。
担任过纽约插画师协会、Spectrum Fantastic Art以及纽约美术指导协会( Art Director's Club) 年度奖(该年度奖创办于1921年,是世界上现存设计比赛中历史最为久远的)評委。曾任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讲师。

注:福布斯每年的榜单是分行业的:共有15个行业,每个行业遴选出30位明日之星。这些行业包括:艺术&时尚、教育、能源&工业(今年新增)、金融、食品&饮料、好莱坞&娱乐、法律&政策、营销&广告、媒体、音乐、科学&医疗保健、社会企业家、体育、科技。倪传婧上榜的是2014年福布斯“艺术&时尚”行业榜单。

喜欢

倪传婧:用她插画风格定义她的年代

资讯 业内    |

294 0 飞翔无非

返回顶部